一年我有15万都用在他们的教育上-旌德新闻
点击关闭

国家一个-一年我有15万都用在他们的教育上

  • 时间:

济南四合院1500万

我從1986年開始記賬,因為老愛惦記別人:同學結婚什麼的人情往來,得接輕還重。比如,一個科室攢個50元,或者我個人給20元人情。

這些家庭都曾經或現在是統計記賬戶,他們的每一筆開支都進入國家統計局住戶調查系統,納入了國家的大賬本,成為構成國計民生髮展大賬本的最基礎數據。這樣的記賬戶,在北京有1萬戶,在全國還有更多。流水它帶走光陰的故事改變了我們,流水賬卻為我們留下了光陰的故事。你家有什麼記賬故事嗎?在留言里說說吧!

我這人一直為別人活,以前錢給孩子花,現在給孩子的孩子花。退休前總想給她攢點,現在看到小倆口不瞎花錢,每月有預算,算讓我省心,我也捨得給自己買了。原來我穿上特湊合,也想買好的,但囊中羞澀。現在幾百塊錢的鞋子捨得了,人家買三雙我買一雙唄,少而精,再不湊合了。

1995年以後,我們單位的工資慢慢漲了上來,從幾百塊長到了1000多,但花錢也多,基本每個月沒結餘。孩子的教育佔了家裡支出的大頭。孩子上小學交了1萬5贊助費,中學又交了5千,住校一個月花1千塊,我們不借錢就算好了。

兒子結婚錢是我從股市裡賺來的

兩年半前我開始幫統計局記賬,從填報表到用上手機軟件,我願意去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你看這個月,教育文化娛樂明顯上漲了,因為老二上幼兒園了;這個月醫療支出大了,因為補牙花了一萬,都體現得特別直接。

  

劉寶蘭,1952年出生,某機械局軸承廠退休員工愛吃水果愛生活的美阿姨

  

  

↑劉寶蘭的賬本里,記錄最多的就是好吃的。20多年的賬本前後一對比就發現,日常消費的品類已發生了很大變化。

2000年,我開始記賬,忠厚傳家久,詩書繼世長。富日子得按窮日子過,窮日子不僅要儉還要勤,三代人才能把家業搞好。

你看我這賬本兒,都是老頭子自己釘的,我兒子給我拿來好本子,我不用。2007和2008年,我連做了兩年統計局的記賬戶,替統計局記賬和自己記賬啥區別?沒有,什麼事兒都當自個兒的事兒,幹什麼都得持之以恆!我看着這幾年的大數據特別高興,等我再老一些,我要分門別類做一個生活今昔對比。

其實我玩牌真沒輸錢,那麼多年一共贏了3000多元,賬本里記得清楚着呢,事實擺在這裏。

↑徐凱一家今年國慶節當天的消費。

20多年前我開始記賬。那時候和公公婆婆一起住,和愛人花錢AA制,我買菜、去趟副食店都記下來。你看我這賬本,基本都是吃的用的。1995年年國慶節,買了36塊錢的排骨;1997年的六一節,花24塊買了三袋酸棗糕。

我對自己摳,過壽買件衣服還心疼得不行,住院還申請和老伴一間房省個護工錢。但在孩子的教育上我捨得。現在,大孫子在紐約大學,小孫子也要申請學校了。我說完全不要考慮學費,奶奶支援!一年我有15萬都用在他們的教育上。

10月20日世界統計日近日,經濟日報記者聯合國家統計局丰台調查隊,走訪了五個平凡又不普通的家庭。這些家庭,都有一個共同的習慣:記賬。每冊賬本里記錄了每一天每一筆「流水賬」,這些「流水賬」記錄了光陰的故事更記錄了生活的溫度……

  

  

↑1999年10月2日,劉寶蘭上家附近超市買了10件商品,花了81.4元。整個10月,劉寶蘭吃喝穿用花費了202.15元,當月工資不足1000元。

年輕的時候我就捨得花,買拉鎖夾克、的確良襯衫,但巧克力,真心嫌貴捨不得。現在好了,一盒巧克力27.9元買得起,反倒嫌熱量高了。有個好身體,不給孩子找麻煩;天天記着記賬,過日子心裡有數。

現在記賬,不是為了少吃一口好的,而是清楚知道錢花哪裡了。過去一到冬天,鮮筍、黃瓜很少,現在什麼都有;從當年借錢搬家,到現在我這樣70多歲老太太也能出國玩了。這個十月我和老姐妹去匈牙利、捷克轉一圈。總有人說這那都漲錢了,可再漲也沒我工資漲得多。2004年我退休時一月拿1000多元,現在我拿4000多。

我2000年開始炒股,起先一直贏,後來賠了8萬,我就把賺的錢拿出來,用利潤炒,今年掙了42611元,還幫我兒子掙了2萬塊,嗨,他的結婚錢就是我從股市裡賺來的。

  

1988年4月,我們帶着12歲的兒子和公公婆婆分家過了,搬家借了幾百元。我管錢還愛玩牌,家裡人怕我把錢輸光了,我心眼兒多,就記起了賬。

  

徐凱,1978年出生,某醫藥科技公司移植風險評估師踏實向上、進擊中的年輕人

開始記賬是為了還債。1989年5月28那天,趙文震(姜萊的丈夫)提溜個書包回來,吃碗麵條睡覺了。第二天廠長來慰問,給了100元慰問金,我才知道他獻血的事兒。這錢還沒捂熱乎呢,就買了4塊錢的襪子、7塊的布鞋、15塊的書包、18塊的上衣,再加上我爸給的錢,買了台200塊的電風扇。我爸說,「你們這天天吹着風,就是吹血呢!」

  

  

姜萊,1948年出生,某客車廠退休員工心大樂觀局氣的老太太

我對自己摳,對孫子可不摳崔士琦,1938年出生,某醫院退休醫生精神頭足足的當家人

原來我一年燙頭兩次,國慶一次,春節一次。從幾十塊錢已經漲到了現在,最便宜也得168元。但是今年我工資漲了253元。雖說企業退休員工和事業單位比還差點兒,但咱自己跟自己比,挺知足的。現在坐公交老年卡不花錢了,逛公園也是,65歲以上還能免費體檢。

從3000到兩萬,你也可以!

  

養娃花錢啊,去個遊樂場,辦卡300元8次,一晚上就用了3次。買個玩具車1000元,很快就小了坐不下了,打算在網上賣了。

1989年我退休,退休金236元;2004年4月15號,填表移交地方,退休金1000多元;2010年後國家幾次調整退休金標準,每次都漲不少。現在我不需要買那麼貴的東西,溜達尾貨市場。兒媳婦問:這衣服多少錢?我說10塊。我覺得挺美,對生活一定要充滿信心。

  

這是我記賬的第2024天。記賬這個習慣,能意識到一些不該花的錢。

現在,家庭所有人的收入和每天每一筆支出,都需要記下來。琵琶腿、棒棒糖、礦泉水……每條都記,細分品牌類別,計量單位明晰。

現在好多年輕人不願記賬,我有一段時間也斷了,沒堅持下來,但如果堅持仔細記,真的能省錢還會很有指導意義。所以當時居委會打電話問我願不願當統計局記賬戶時,我就同意了。

當年高攀不起,如今我對巧克力愛搭不理

過去我為別人活,現在想對自己也捨得

原標題:記了幾十年流水賬,秘密和故事都在裏面了

↑姜萊正在展示賬本,記錄了1988年搬家欠款明細和1989年獻血款消費明細。

↑徐凱向記者展示他的「手機賬本」。

現在我倆經常一看賬單說,哎呀我中午吃飯才十幾塊錢,你怎麼花了20多塊,我們知道錢花哪兒去了。現在,我們的計劃就是給小孩攢點錢,多報幾個補習班。

從我們手裡花的一分錢都記下來,丈母娘和我們一起生活,她也記,給娃買奶粉什麼的,都記在家裡的老式日曆上。

比如說,我騎車上下班會聽課件,覺得耳機掛線,就買個藍牙的吧,不舒服,再買個小點的,不知不覺就買了一堆。下單的時候一兩百塊錢也就下了,一看賬單,這塊支出就上千了。

那時候是真窮,光是1989年,我們就管親戚朋友借了3500。掙那麼點錢,我還挺大方,養活我姑媽,給親戚孩子買衣服,洋洋、毛毛、萌萌……你看賬本上每個月都有。家裡沒錢,但我不怕花錢;月月虧空,直到1993年,賬本上紅色的赤字才消失。

↑調查隊工作人員正向張超琴展示如何在軟件上查看支出統計,上面顯示今年的最大支出是教育文化娛樂,10月最大支出則是食品。

我是軍人,以前在海軍醫院工作。倆兒子結婚的時候,我宣布家訓:來去自由、生活自理、獨立核算。過得好是你成才,過不好是你敗家。

2015年,孩子畢業工作,我一下子感到特別輕鬆,沒了壓力。現在孩子也記賬,最大的支出依舊是孩子的教育。昌平天通苑的房子賣了278萬元,添錢給外孫在海淀買了個430萬元的學區房。

↓2009年國慶節,崔士琦買建國60周年紀念郵票花了160元,十月家庭支出4705.4元。

以前掙得少,媳婦兒在家帶老大,就我一個人上班,家庭收入3000多元。月光不說,奶粉錢還需要老人支援。現在我倆一個月掙2萬塊,能養得起兩個孩子,支撐起每月一萬多的花銷,還能給老人贍養費,生活好了嘛,意思一下。

張超琴,1961年出生,北京丰台區某小區居民幹練熱心腸的大姐

  

今日关键词:18亿奢侈品涉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