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考虑到艾克森是一个极重感情的人-旌德新闻
点击关闭

一个球迷-但考虑到艾克森是一个极重感情的人

  • 时间:

宁波落户新政

艾克森跟球迷之間的感情總以這種最直接的方式表現出來,至少證明他是一個容易被感動的人。感情是相互的。艾克森的性情對他容易被中國球迷接納是有幫助的。在歸化一事上,持異議大多只是針對事件而非球員本人。

南都記者曾在一次專訪中提過這個細節,他的回答是:「最重要的是回饋球迷。大家來看球,最興奮的是進球的時刻。這個時刻,你要把所有的喜悅和興奮都展示出來,跟球迷一起互動,配合著讓他們的這種情緒一起釋放出來。」

他現在會說「你好。你們好。我是艾克森。」他會脫口而出「中國加油」。在恆大的更衣室里,他還能用「髒話」跟中國球員開玩笑。但他沒有請專門的中文老師來給他上課,他的中文其實說得馬馬虎虎。

支持者認為歸化外籍球員為國效力展現了中國體育開放的姿態;反對者認為這帶有功利主義色彩不可取;大多數人則已經接受了這個現實,他們不會為此拒絕看國家隊比賽,他們也希望國家隊踢得更好,艾克森在國家隊的表現他們會額外關注。不過,作為球隊里最特殊的一個,艾克森好像沒有困擾,他展現的只是一貫的樣子。

當時南都記者問他記憶中最開心的一件事是什麼,他脫口而出:「有一次媽媽生了嚴重的病,一天回家后我突然看到她健健康康的,比之前好了很多,那一刻我內心特別激動,我永遠記得。」

對陣馬爾代夫的奏國歌儀式,艾克森跟隊友一起唱着國歌。翻譯有教過他唱,他賣力地唱,就算唱得還不流利,已經是在表達愛意。但有一點也可以確定,他現在並沒有像一名大學生上課一樣刻意學習中文和中國文化,他仍然沿着自己來中國后習慣的方式生活着。

艾克森其實還是那個埃爾克森,還是那個真誠有愛的大男孩,只不過他的國籍變成了中國,為中國踢球,跟中國足球一樣,他也想登上那個叫世界盃的舞台。

艾克森對球迷的態度還表現在他不會輕易拒絕合影和簽名這類事情上,合影的時候,他還會在鏡頭前擺出笑容。

艾克森重感情這個印象最初源自於南都對他的首次採訪,後來也不斷被證實。7年前,南都記者問他近期有沒有遭遇什麼難過的事,他說冬天隨恆大在西班牙集訓的時候,得知他在薩爾瓦多的一個當商場保安的從小玩到大的兄弟被劫匪順手一槍打死了,這件事情讓他很痛心,在房間哭了整整一個晚上。那時候他拿着超過兩百萬美元的年薪,而他兒時的玩伴只能在商場當保安死於非命,這種差距讓他心生憐憫。

哪怕拋開在上港不那麼順利的職業生涯不談(這不妨礙他的進球還是很多,37個聯賽進球,15個亞冠聯賽進球),這幾年他確實經歷了很多,尤其是婚姻和家庭。

全文如下:巴西人埃爾克森已經被寫進了中國足球的歷史,在他成為第一個無華人血統的中國國家隊球員併為國足在世預賽取得進球之後。當然,他現在是中國籍公民了,他的戶口落在廣州,中文名艾克森。

用普通話讀「艾克森」,很接近葡萄牙語發音。

艾克森在中國七年,唯一增加的文身就在他的左臂上,是一個聖母的圖案,兒子的名字在這個圖案中。

但他的哭倒是更讓人印象深刻。來中國七年,公開場合里艾克森哭過三次,一次是2015年亞冠決賽打進制勝球后,他跪地慶祝時飽含熱淚,那年他經歷了傷病,經歷了婚變,內心壓力之大,都在眼淚里。還有兩次都跟球迷有關。一次是2017賽季亞冠1/4決賽次回合,上港在天體淘汰了恆大,艾克森枯坐板凳120分鐘,賽后他去恆大球迷區謝場,雖然輸球了,但恆大球迷山呼海嘯叫着他的名字,讓他情難自禁流下熱淚。還有一次是他今年7月離開上海時,很多上港球迷去機場送他,他沒忍住,哭了。

他沒有任何不適。面對記者的鏡頭,他不拘謹,隨意,而且還懂得用說兩句中文的方式來活躍氛圍。

艾克森還是那個埃爾克森來中國之前,艾克森身上有三處文身,都跟家人有關。第一個是左腿上的他奶奶頭像和十字架,他小時候跟奶奶在北部一個較偏遠的城市生活,後來隨父母搬到了南方,他一直想念奶奶,以此為紀念。他把父母的名字文在了左側胸部,把表哥、弟弟和自己的名字,文在右側腰部。

9月13日訊 今天,《南方都市報》發表了一篇名為《從埃爾克森到艾克森》的文章,在文章中談到了艾克森如何面對球迷,如何面對學習中文,如何面對40強賽對手馬爾代夫與如何面對自己新的感情生活等話題。

(編輯:如果我是DJ)

沒錯,「馬馬虎虎」這個詞,是他在中國學會的第一個正兒八經的形容詞,他在2013年就從翻譯那兒學會了,有次南都記者跟他聊到他讀書時的文化課成績,他脫口而出這個中文詞彙,頗讓人吃驚。這個詞可能是艾克森在中國七年半時間里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用得最地道的一個詞。

2013賽季剛加盟恆大的時候,球隊習慣了碾壓對手,進球之後很多球員往往懶得慶祝,后場球員總是第一時間往後走準備重新開球,這樣球迷在看台上有些意興闌珊,但艾克森每次進球后都會跑向角球區激情慶祝,肢體語言的感染力讓人印象深刻。

艾克森在入籍之後說得最多的一個詞是:回報。跑那麼遠到客隊球迷區致謝,這是一個特殊的慶祝儀式(其他進球的中國球員就沒有這麼做),但又不讓人覺得太刻意,也絕不牽強:因為不管在廣州恆大還是上海上港,艾克森對球迷向來飽含熱情。

馬爾代夫於他有特殊意義雖然與幾年前相比,艾克森有些發福,也顯滄桑。重新穿上恆大球衣后在德比戰里接郜林的傳中球打進一個飛身鏟射后,他的身體看起來不那麼僵硬了,但離以前那種輕盈感還是差得遠。

艾克森說過可能的話他想找個中國女朋友,但在愛情這個問題上,艾克森跟中國的緣分不如足球那麼深。

2014年他跟妻子在馬爾代夫舉辦婚禮,不到一年兒子降生,但也是在這一年他跟妻子離婚了。孩子母親不願意到中國生活,很多隔閡讓兩人的感情有了變化。如果艾克森跟塔利斯卡一樣能夠迅速從一段感情轉換到另一段感情,那他前兩年看起來就不會有點孤獨。

他今年在上海找了一名外籍女朋友,媒體在五月份拍過他跟新女友牽手的照片。如今艾克森獨自一人住在廣州,女友則兩地跑。艾克森曾告訴南都記者,在跟前妻一起之前,他沒有談過戀愛,自己不是那種有很多女生圍繞的球員。這意味着他談一次戀愛絕非易事,眼下這段愛情只是他人生里的第二段。

一如既往回饋球迷這個鏡頭在日後的紀錄片里是會被反覆播放的——會說葡語的韋世豪,用自己的突破贏得了一個點球的機會,這是全場比賽的第二個點球,艾克森成為主罰者。艾克森不是球隊第一點球主罰手,但當時中鋒楊旭已經被換下場,艾克森自然站到了點球點上。進球后,他跟每一位隊友逐一擊掌慶祝,然後從底線這一端跑向另一端底線,向中國球迷致謝。

2016年有一次被上海媒體問及生活狀況時,艾克森直接說自己已離婚,當時翻譯向他確認記者是否可以報道此事,他告訴翻譯沒關係。從這個情節來看他也在儘力做到坦然。但考慮到艾克森是一個極重感情的人,他也未必能輕易走向下一段感情。

說中文「馬馬虎虎」入籍之後的艾克森有過忐忑,這是他主動對媒體說的。在第一次進入國足集訓隊那天早上,他4點鐘就醒了,他說他心裏有點焦慮所以醒了就睡不着。但在一個熟悉的訓練場地,面對曾經的教練里皮,面對恆大和上港的老隊友,面對那些在中超賽場上交手了很多次的俱樂部對手,面對圍在場邊相熟的記者,艾克森迅速融入。

今日关键词:龚翔宇回应受伤